化工塑料网

当前位置:首页
>>
>>
正文

借壳上市gameover取消定增传言引爆观点大pk

11月22日晚间,一则消息在资本市场各个朋友圈中悄悄流转,传言内容大致如下:再融资规则可能会有很大变化,准备启动修订模式。鉴于机构勾结上市公司、大股东、各路资金,用非公开发行融资、并购重组等行为无规则无底线,可能会停定增模式,设六大再融资条件,对净资产收益率、净资产、项目效益、融资间隔时间、主业关联度等提门槛,提倡配股、公开发行等模式,控价控量控节奏。监管政策将发生重大调整:鼓励公开发行,严控再融资和重组。

初闻此消息者,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随后,记者多方求证消息的真实性,但反馈却出奇的一致:“仅是听到传闻,等待进一步消息”;而监管层也未就此事发出任何声音。

事实上,监管层对定向增发的限制,此前早有传闻。而以上公众号今日也再次做出声明,称其爆出的消息也只是传闻,并未核实。尽管监管层面没有表态,今日一早,经过一夜的发酵,这一传闻却是迅速引爆。

“融资间隔一年,不允许变更投向,鼓励配股、公开增发,不建议甚至取消非公开,鼓励市价发行,融资规模限制……”这活脱脱是要变天的节奏!停止定向增发将会砸了多少人的饭碗?毁了多少人的业务?挤扁了多少人的钱包?

且看下面一组数字:

此外,截至今年6月20日,今年上半年共审核再融资申请725件(含上半年结转487件、新受理238家)。已发行181家,筹资总额4417.93亿元。其中非公开发行159家,筹资3525.27亿元;优先股3家,筹资额422.5亿元;配股10家,筹资额280.75亿元;可转债9家,筹资额189.41亿元。

以上数字不难看出,非公开发行在企业再融资方式中占有绝对压倒性优势,并对其他再融资途径形成挤压。而如果以上传闻得到证实,对企业再融资的影响之大不言而喻。

记者随即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而观点却是明显分成了对立的两个阵营。

反方观点:取消定增弊大于利

于是乎,有的人第一反应就是大呼不可能,并表示,扼杀利益输送有很多方法,没有折价率都可以,但是完全取消定向增发,其实为难的是上市公司,融资效率低了、难了。监管层政策应该也会循序渐进,不可能没有过渡就简单粗暴,完全取消。

有的表示,取消定增不可能,但融资间隔一年以上是很有可能的。定增这个产品的出台本来是给st公司一个自救的机会,结果大家一窝蜂都发定增,就没人做配股和公开增发了。定增会让很多人有空子可钻。此外,这对创业板应该没什么影响,因为创业板本身定价基准日就是发行期首日,主板影响会比较大。

还有人表示,市价和去锁定期是历史大方向,但现在就取消非公开发行就有点夸张了。所以,不大可能取消,但可能会收缩定增业务,给债转股铺路。

更有某定增一哥就此事发表评论,其主要观点也是说,不可能全面叫停,有可能提高标准,定增将从全民化回归专业化。传闻或多或少有点耸人听闻。他认为:

首先,从“取消”二字来看,显然不可信,毕竟这是一个上万亿的市场,一刀切的叫停显然不符合市场规律,没有定增,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就成为一句空话,特别是在最高层三番五次提到的“提高直接融资比例”这个背景下。

其次,从“控价控量控节奏”来说,可信度较高,事实上自今年以来监管层一直是这样在操作的,但其背后的逻辑是“严控机构勾结上市公司、大股东、各类资金,利用定增和并购重组,无规则无底线的套取利润,掏空上市公司”,说白了监管层的目标是要规范定增市场,清掉汤里的“老鼠屎”,有利于再融资市场长期健康发展,而不是连汤一锅倒了。

其实从去年10月18日发文开始,定增的监管路子就一直在往更市场化的方向走。比如鼓励发行期首日定价、限制停牌时间等等,就是因为过去这几年,内部关联人通过各种手段形成巨大的定增折价,攫取了巨大的收益,未来折价空间收敛是必然趋势,这也是“专业治疗癫痫病定增进入2.0”时代的核心逻辑,未来定增的收益更多来自于beta(低位逆势布局,等待市场回升)和alpha(企业经营管理能力,募投项目或并购标的资质)。与现在模糊的审批节奏相比,还不如早点明确规则,门槛该提就提,大浪淘沙始见金,让优质的项目不至于一起卡死在批文上。

正方观点:定增取消利大于弊

然而,业界的声音也并非“一边倒”,也有不少从业人员认为,认为不该停止非公开发行的业界人士,或多或少的因为会对其自身从事的业务有一定影响。然而站在更宏观的层面,以及资本市场的发展趋势来看,取消非公开发行未必就是坏事:上市公司通过非公开陕西中际医院靠不靠谱发行股票这种方式,容易造成上市公司大股东和各路资本为了特有目的而进行各种资本运作。

这些纷繁复杂的资本操作既不利于资本市场的良性发展,也不利于资本市场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根本宗旨。

这种操作无非两种目的:一种是借壳上市。由于A股对于退市制度的尚不完善癫痫病反射性发作的诱发刺激因素,使得一些原本为垃圾的公司变得成为所谓的“壳资源”,而受到市场各种资金炒作,这种对于没有任何价值公司的炒作,最后损害的一定是中小股东利益。借壳上市本身就是一种基于所谓“壳资源”的非市场化操作,壳体现的是行政监管的价值,是与当前整个国家的政府部门服务市场经济的宗旨相违背的,是一种极为畸形的资本市场状态。毕竟,没有业绩支撑的股价飞涨无异于耍流氓。

另一种,就是上市公安阳癫痫治疗中心司利用非公开发行,将其控制或者有利益关系的未上市资产装入上市公司之中,这种操作在操作过程中也势必会引起上市公司股价的大幅炒作及波动,最终损害的也是中小股东以及广大散户投资者的利益。

而如果真如传言所说,监管未来对于这类资本运作进行控制,而让真正好的资产或者公司通过IPO的方式进入资本市场,一方面可以疏通现在的IPO堰塞湖问题,解决当前只要是新股上市后就遭到爆炒,连续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涨停板后再进入持续下跌的不正常状态;另一方面也是在引导广大投资者真正地做价值投资,对于没有技术、没有理念、管理差、业绩差的公司不再关注,而将资金引导到真正好的公司中去。实现资本市场最终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初衷。

公司做不下去了,就应该退出市场。公司都是有生命周期的,但是现在只要是上市公司,很多业绩不良的公司,就因为是个所谓的“壳”,这些公司的股东某一天又成了其他公司的股东,其自身利益并未受到影响。

的确,这一传闻,如果坐实,无疑于监管层在革自己的命,用壮士扼腕之势打击资本市场中不健康行为,引导资金流更有效地流向优质标的。当然革命过程肯定有阵痛,但从资本市场的发展和成熟过程来看,这似乎又是必然趋势。毕竟,定向增发仅是在尚不成熟的资本市场中的一个时代的产物。在发达国家成熟的资本市场环境中,企业IPO和退市都相对容易且流程化,投资者的资金会自动选择优质的公司。如此情况,类似定增这种相对政策性的产物也自然无立足之地。

诚然,我们不可否认定向增发在资本市场走向成熟过程中的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但倘若监管层决定革命,将其作为代价而牺牲掉,也是在可以理解的范围内。毕竟,从制度经济学角度看来,如果制度适合时代的发展,便可以稳定存在;而一旦制度不再适合当时社会的发展程度,则势必需要进行改革。

那么此次,监管机构是本着“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坚决地停止定向增发;还是觉得“投鼠忌器”,认为目前过于激烈的政策变革付出的代价太大,而降低政策力度?我们将持续关注。